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性别歧视和性骚扰现象在新闻摄影界普遍存在

接受 CJR 采访的女性表示,Antonin Kratochvil 和 Christian Rodriguez 这两位知名摄影师都曾对她们实施过多次性骚扰行为,而知名图片社 VII 和迪亚当斯摄影研习会(Eddie Adams Workshop )一直对性骚扰的相关投诉置之不理。
 
业内许多女性表示,这种行为在摄影领域是如此普遍,以至于她们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女性从事该行业工作,就必须接受这样的现实。她们表示这一问题其实源于多个因素:该领域历来由男性占主导地位,因而形成了推崇男性权威以及大男子主义作风的文化氛围;该领域内的自由职业从业者越来越多,这也影响了问责效果;年长、老牌的摄影师可以经常利用那些面向年轻摄影师举办的研习会和其他活动场合。
 
女性摄影记者表示,无论是出版社、机构、经纪公司还是行业领导者都对此事视而不见。既然没有人关心,那说出来又有什么用?来自纽约的纪录片摄影记者 Polina V. Yamshchikov 说道:“这些男性的行为很差劲,但另一方面也是出版社在包庇他们。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对待这种事他们都会根据在这个行业谁有价值,谁没有价值来决定处理态度。”
 
有色人种女性群体更容易成为性骚扰的目标对象,一方面是因为她们不太可能被纳入所谓的密语网络(whisper networks:行业内女性利用这一网络来相互提醒,共同远离骚扰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色人种本就是一个边缘化群体,如果她们说出真相,那对她们而言损失会更加惨重。来自 ESPN 旗下新闻网站 The Undefeated 的资深摄影主编 Danielle Scruggs 指出:“我认为,相比有色人群女性来说,这些故事如果是从白人女性的口中说出来,那你会更愿意去相信,也会更愿意去保护她们。也正是因为如此,作为这一行业内的黑人女性从业者,我们一直处于如履薄冰的状态,因为无论是在哪个新闻编辑室,都很少有黑人女性处于权力掌控者的地位。”
 
圈内女性摄影师指出,要想结束这一不良风气,必须先改变行业内冷漠的文化氛围。摄影记者 Amanda Mustard 说道:“我们必须要直面一些丑陋的现实,虽然这会让人感到不舒服,但我们必须愿意去承受这种不舒服才能做出改变……要想做出真正的改变,就不能再对这些女性群体的投诉意见置之不理,不能将她们拒之门外,而是要提供保障协议,告诉她们,这里很安全。你可以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告诉我是谁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我想如果我能够将我的遭遇大胆的说出来,那就不会有很多人还想再这么做了。”
 
现在,在像《国家地理》、《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和《华盛顿邮报》等大型出版刊物的摄影部门中,你都会看到担任高级职位的女性身影。但对于这一领域来说还远远不够。近年来,新闻摄影界最高荣誉奖项—荷赛奖(世界新闻摄影比赛,由总部设在荷兰的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举办)约 85% 的申请者都是男性。据美联社最近发布的一份内部报告显示,在美联社内部摄影部门中,只有 14% 的摄影师是女性。从整个美国范围来看,女性摄影师比例为 19%,而从国际范围来看,这一数字为 11%。Daniella Zalcman 是一位自由职业的纪录片摄影师,她在去年发起了一项名为 Women Photograph 的倡议,旨在壮大女性摄影师的队伍。她们对八家国际出版物在 2017 年全年的 A1 主题照片拍摄者性别进行了整理和调查,其中《华尔街日报》2017 年由女性摄影师拍摄的 A1 主题图片仅占到了 6.2%,在八家国际出版物中处于最低比例水平。比例最高的是《旧金山纪事报》,在其 2017 年发布的所有 A1 照片中有 23.4% 是由女性拍摄。
 
性别歧视和性骚扰现象在这个行业内是如此普遍以至于许多摄影师都表示,男性摄影师即便目睹这种行为的发生,也很少会有人出面大声喝止。Erin Trieb 是驻伊斯坦布尔的一名自由职业摄影记者,她在2008 年曾参与了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相关报道准备工作。一天,她在用餐时突然发现面前这一桌摄影师除了她以外全是男性,其中大部分人她也是刚刚才认识。Trieb 说道:“其中有一位突然毫无征兆的守着一桌子的人开始说些类似‘你何不掀起你的衬衫,让我看一下你的胸部’这样的话”。而在座的竟然没有一个人对他的这种行为表示斥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