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乐视网的无形资产是乐视内容端的生命

    这家经历资金困局、高管更换的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5.79亿元,同比下滑44.56%;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亏损6.36亿元,同比下滑324.30%。数据显示,上半年乐视网的存货余额高达14.39亿元,较上年同期而言新增约4.94亿元,同比上升52%。假设乐视网正常经营,存货余额的大幅上升可以理解为乐视网扩大产能。但是根据如今处境,更为合理的理解是乐视网无法销售自己的产品,成为了滞压的存货。
 
    产品卖不出去还可以降价促销,但是卖出去的产品收不回账款,情况则更为严重。数据显示,期末应收账款余额95.42亿元,较去年末增长了8.57亿元。经营性现金流量数据中,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净流出21.85亿元,去年同期为流入2.89亿元。收入大幅放缓的同时,却有更多款项无法回收,这更是验证了乐视的终端产品正日益成为滞压货物的可能性。2016年年报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非标审计报告。审计师认为,乐视网最大的风险就是关联交易。年报中指出,由于关联方的应收账款占总额比重较高,有收回上的风险。这也是其出具带有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的最终原因。
 
    受此影响,在去年年报后,乐视网作出诸多规定,包括限制关联方交易并定下额度,以及改变销售方式等方式。但是从2017年的半年报中来看,完成情况并不乐观。此外,乐视网的现金流也证明乐视的融资能力正大幅下滑。数据显示,上半年乐视网借款收到的现金为4.86亿元,对比去年同期31.66亿元的借款收入,只是冰山一角。但直接证明了乐视网的融资能力大不如前。
 
    事实上,存货周转天数以及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这两个制造业极为重要的指标,本期也发生了巨大变化。2017中报数据显示,上半年存货周转天数高达38天,去年末仅为20天;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更是高达296天,去年末仅为98天。两者同时上升造成的结果,就是手上的产品销售不出去,而好不容易销售出去的商品,收不回来钱。
 
    截至2017年6月30日,乐视网无形资产为86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达到24.14%。其中,影视版权减值前的账面价值为80.45亿元,在无形资产中占到九成。
 
    乐视网的无形资产是乐视内容端的生命,而乐视内容端又依靠着乐视的终端。如今终端销售兵败如山,乐视网的无形资产减值,恐怕真是个开始。
 
    这些还只是乐视网财务报表上出现的问题。如果再看下乐视网的定时炸弹关联交易,就会发现更多问题。
 
    收入上不去,钱收不回来,乐视人只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上半年销售费用为5.01亿元,去年同期为9.09亿元。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上半年乐视取消了往年举行的生态日等年中大促活动。
 
    此外,乐视网的中报透露出很多公司经营信号,这些信号暗示,难关远未过去。
 
    收入下滑是乐视网本期亏损最主要原因。从收入构成上看,占比最高的终端销售,收入仅为23.6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54%。要知道,2016年全年乐视网终端收入高达101亿元,2017年上半年的业务量还不及去年的1/4。另外,乐视网的一大利器会员及发行业务,上半年收入为21.3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1.44%。其中付费业务,也就是会员费收入达17.86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4.09%。另外,上半年广告业务收入为4.1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73.94%。
 
    另外,资产减值损失也是业绩下滑的一大原因。数据显示,上半年乐视网计提了2.4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其中无形资产版权减值准备达到1.56亿元,占比最大。
 
    界面新闻将去年乐视年报中应收账款前七大关联方列出,再与今年上半年的数据进行比较。数据显示,乐视网的关联交易问题没有得到任何解决。
 
    七家公司分别是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乐视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LE CORPORATION LIMITED、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及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这些仅仅是乐视网关联企业中的一部分。其中,截至2017年6月30日,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应收账款余额高达23亿元,相较去年末不降反升;另外两家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也都有类似的问题。这三家企业主要销售的是乐视电视以及乐视手机。此外,乐视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以及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没有大幅变化。这7家关联方的合计应收账款余额为45.71亿元,占应收账款的总额48%。而截至2016年12月31日,该占比为37%。
 
    收入情况也极为类似,并未有丝毫改变。七家企业合计的销售收入为42.15亿元,占总收入的76%。去年该数字为43%。
 
    此外,半年报中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虽然贾跃亭不见踪影,但是他及其姐贾跃芳都没有忘记过去借给过乐视网的钱。
 
    2014年12月和2015年2月,贾跃芳分别承诺向乐视网借款1.78亿元和15亿元,借款期限均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用于补充乐视网营运资金。2015年,贾跃亭高位套现乐视网股票,承诺所得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
 
    而2016年年报显示,乐视网已归还贾跃亭和贾跃芳20.68亿元和9.68亿元的借款,根据此次半年报,乐视网已将剩余款项还清。至于那些欠投资人和债权人的钱,乐视网并未提及。
 
    乐视网如今还在停牌中,半年报并未对乐视影业的注入有过多描述,但乐视控股的另一大子模块乐视金融倒是进展神速。
 
    据乐视网介绍,目前乐视网正在与相关方商议受让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投资)100%股权的事宜。目前,乐视投资旗下乐视金融拥有支付牌照和小额贷款牌照、乐信金服平台,并配套财讯平台、财富管理及相关牌照。乐视网称,目前此事项相关的审计评估工作正在积极推进中,如若交易达成,将良好解决公司的部分关联应收款问题,并且此次投资对于乐视网在融资渠道、资金筹划、管理等方面经验及资源积累有重大战略意义。
 
    成立一年,连续换了王永利、杨新军两任CEO的乐视金融,如果注入上市公司,真的会有利于发展么?
 
    从现实来看,孙宏斌入主后的乐视网,和去年相比,业务上非但没有突破,还落入亏损。这家公司的改变可谓困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