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摄影技巧 >

我国经济增长保持在合理区间

   习近平在听取大家发言后发表讲话。他表示,来看望全国政协文艺界、社科界的委员,听取意见和建议,感到非常高兴。他代表中共中央,向在座各位委员,向广大文化文艺工作者、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向广大政协委员,致以诚挚的问候。
  习近平强调,2018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道路上,中共中央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我国经济增长保持在合理区间,社会大局保持稳定,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持续增强,实现了贯彻落实中共十九大精神开门红。这些成绩来之不易,是中共中央坚强领导的结果,是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结果,也凝结着包括在座各位同志在内的广大政协委员的心血和智慧。文化能力是一种特种能力,不同于一般性的产业生产能力。它最为重要的特征可以归纳为:持久性、普惠性、多样性、差异性与生态性。这种能力的建构、管理与分享等,决定了要有其独特的规律,万万不可一刀切,一窝蜂地用一种模式发展。以前我们在文化建设与发展的一些政策中,反复提及均质化、均等化等理念与概念,殊不知在不同区域与文化建设层面的发展过程中,在面对丰富多彩的民间文艺、区域文化特色等的多样态发展的格局,以及千差万别的文化效能面前,我们又是如何能够衡量、如何能够做到均质化、均等化,凡此种种的概念与做法,大多是在办公室想象出来的,是非常值得推敲与关注的。事实证明,只有依托发自人民大众自身的文化生态,依托本区域的社会经济生态,才能具有不断自我发展与创新发展的文化能力,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有效的管理。而那种一刀切的送文化、装备性的发展文化、过度地介入强势文化等,都不会有很好的结果。
  最近都在谈文化共享,那么,什么是文化共享,怎样共享,共享的基本标准是什么?这些是一个大的问题。最关键的是不要把场地、设备装备等作为共享的衡量标准,而应该是把文化能力作为标准去衡量问题,把文化能力的建设作为文化共享问题的基本视角。习近平指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文化文艺工作、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就属于培根铸魂的工作,在党和国家全局工作中居于十分重要的地位,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党中央一直高度重视文化文艺事业、哲学社会科学事业。几年来,文化文艺界、哲学社会科学界紧紧围绕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明方向、正导向,转作风、树新风,出精品、育人才,在正本清源上展现新担当,在守正创新上实现新作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更加巩固,为人民创作的导向更加鲜明,文化文艺创作生产质量不断提升,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建设加快推进,取得了显著成绩。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的政协委员做了大量工作。 “以新时代文明实践站为阵地,带动产业发展,依托文化振兴,促进乡村振兴。发展新农村居家养老事业,打造孝心文化村,让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让人民群众过上幸福生活。”这是全国人大代表、敦化市大石头镇三河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谷凤杰的愿望与心声。
  这些年,三河村特色农业产业发展较为迅速,村民收入提高了,新农村建设中的居家养老问题被提上日程。三河村现有618人,其中,子女长期在外的60岁以上老人88位。去年8月,三河村开始创建中华孝心示范村,那时,谷凤杰有了依托孝文化构建农村居家养老事业、促进乡村振兴的想法。发展文化能力是文化发展过程中最为重要、最为核心的战略任务与战略目的。这是因为,没有文化能力,文化自觉就是一种说法,永远不会是现实;没有文化能力,文化自信就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痴人说梦,只会成为别人的笑柄;没有文化能力,文化产业的发展只会是别人的产业飞地,不可能为民族文化的发展贡献力量,相反,还会出现因为缺乏文化能力的文化产业的发展,进一步摧毁民族文化发展的可能;没有文化能力的发展,文化建设就是自说自话,难以形成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力,发展形式上的幻想会进一步导致民族竞争力的衰退。
  所以,我们在进行文化建设的时候,不要再让概念的纠缠挡住我们前进的步伐,更不能让文化的复古挡住文化融合发展创造的视线,而是要进一步去瞄准发展文化的能力。在这里,关键是要有清醒的认知、顶层的设计、战略的路径、符合规律的机制,以及行之有效的手段与方法。化能力主要是指文化的创造能力、文化资源的转化整合能力、文化的传播影响能力,以及文化生态系统的发展能力。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3月4日下午看望了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的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听取意见和建议。他强调,新时代呼唤着杰出的文学家、艺术家、理论家,文艺创作、学术创新拥有无比广阔的空间,要坚定文化自信、把握时代脉搏、聆听时代声音,坚持与时代同步伐、以人民为中心、以精品奉献人民、用明德引领风尚。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参加看望和讨论。
  联组会上,田沁鑫、邓纯东、陈力、王学典、王春法、李大进、冯远征、李前光等8位委员,围绕攀登文艺新高峰、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坚持为人民创作、防范和化解意识形态领域风险、发挥博物馆作用、加强基层政府法治建设、重视艺术传承、推进文艺事业守正创新等作了发言。
  
  之所以有这个想法,全是因为一份责任与担当。三河村前任村支书是她的丈夫,2010年,丈夫因心脏病突发辞世,她成了三河村的领头雁。她说,村民信任她,她就有责任带领村民继续建设三河村。“这片土地养育了我,我不能忘了这份恩情。作为村支书,我有责任带领全村一同奔小康。”谷凤杰说。
  9年中,谷凤杰带着三河村的村民改变了过去单一的农业生产模式,通过发展合作社和特色种养业,让乡亲们实现增收。钱袋子鼓起来了,谷凤杰又开始丰富村民们的文化生活,她带领村民树孝风、定孝制、开讲堂、评孝子,以孝聚合力,让村民传承孝道,铭记党恩,鼓足干劲儿,激发内生动力。
  如今,三河村每月定期举办一次“孝心一家亲·敬老爱老情”文化活动,每个月村里都会邀请60岁以上的老人吃饺子。抓两头、带中间,谷凤杰通过各种形式导入孝文化,树立文明村风,孝道文化正在一点一滴地融入村民心中。
  谷凤杰认为,依托优秀传统文化构建新农村居家养老事业,时机已经成熟。为了让村民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她希望依托文化振兴促进乡村振兴。文化建设工作长期以来在文化能力的建设方面由于对规律的认识不足不清,导致文化能力的建设出现偏差。一方面,过分重视一些名词、手段与方法的开发应用,文化建设外围与表面的工作似乎是轰轰烈烈,但对文化建设本身的推进与推动不够;另一方面,所涉及的文化精神,涉及的文化资源活化等最为关键的一些核心问题,长期得不到重视与解决。就像骑马,过分重视了骑马的姿势与世界接轨,过分注重各种行头与规则,而遗忘了骑马要去的目的地。有人总结曰:文有余而化不足。
  近几年,随着文化的进一步发展,我国文化建设越来越受到重视,无论是文化事业、文化产业还是文化生态,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不可回避的是,随着文化的快速发展,也越来越显现出一些问题,特别是一些代表着战略取向性的问题,如过分关注文化发展的形式与工具,而忽视文化能力系统的建设问题就非常突出,值得关注。因为文化的发展一旦能力缺少,就会造成精神的萎靡及高度难以提升,就会直接拉低文化的创造力,减少文化的影响力效应,导致文化全球化的竞争力受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