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摄影技巧 >

过去五年是中国创投大发展的五年

  刘德以小米手环举例。当时国产的手环大概500到800块,进口的手环800到1500块,小米内部讨论觉得有没有可能做150元以下的手环,事实证明最后做到了79元,让它从小众产品成为大众产品。“过去手环最大的痛苦就是贵,第二就是七天一充电,我们一定要把手环做到30天或者60天一充电。否则就没黏性。我们精准定义了以后,要100块钱以内,待机时间30天以上,还有一点就是找到手环的黏性,产品一上市就成为爆款。我们投资的这家公司也很快从零开始,现在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去年纽交所上市了。”亲身经历了小米公司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创业历程,刘德认为一家真正“大”的公司并不是光靠努力就可以成就的,唯有大的时代才能真正成就大的公司,正所谓“时势造英雄”。小米在创业的八年中,遇到了两个重要的机会:一个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使得传统手机黯然退场,智能手机成为未来之星;一个是物联网时代和大消费时代的到来,让智能硬件粉墨登场,小米开始着手生态链的建设。
 
  小米首先在时代判断上充满了想象力,抓住了智能手机这个数千亿规模的市场;接下来,就是塑造商业逻辑:选最好的团队,找到足够多的钱投入产品开发,与粉丝深度互动打磨产品,通过线上售卖降低销售成本。
 
  刘德认为,小米在四年前遇到了三个巨大的机会:IoT时代、大消费时代和渠道革命。整个小米的生态链投资就是围绕着这三个机会来做的,先围绕着手机做手机周边的商品,像耳机、移动电源。再往外做小家电产品、个人电器,智能小电器。再往外做大白电,做个人消费品,一个米粉从早上起来到晚上睡觉,一天的物质消费可能接触到的商品都是小米思考的。今天,小米已经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消费级IoT物联网平台,连接了超过1.15亿台智能设备(不含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按连接数量计算,消费级IoT硬件全球市场份额小米全球排名第一(按招股书显示),领先苹果、亚马逊、三星和谷歌。
 
  周其仁认为,中国的奇迹到目前为止主要是数量奇迹,产品质量仍旧参差不齐。背后的逻辑在于,当一个国家从低收入开始经济增长时,高质高价的产品反而不如低质低价的产品更有市场。但是,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低质量的产品就会形成大量的工业垃圾,产品质量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周其仁看到小米正在做的生态链,就是把产品质量提升上去的同时,又提供了一个中国消费者可以接受的价格,性价比非常好。他希望未来有更多质量优、性价比好的产品覆盖到中国更广阔的市场中去。
 
  北大谢绚丽:唯有自我颠覆,才能基业长青
 
  北大国发院谢绚丽副教授专注的研究领域是创业学。她在国发院BiMBA商学院的创业学教学中,经常用的案例就是小米。在她看来,小米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雷军带领的全明星团队从创业一开始,就抢占了人才的制高点。在策略上,小米采用的是“降维打击”,用最优秀的团队来冲击原有的市场,用工程师的文化重新梳理了原有的行业。
 
  小米与苹果有相似之处,但也有很大不同。在谢绚丽看来,苹果是以软件为主的平台,而小米的生态战略除了硬件,还有互联网和智能硬件,后者在未来很有可能产生很大的商业势能。
 
  今天,毋庸置疑,小米增长很快,这更多来自于客户的增长。谢绚丽认为,创业企业内部的迭代也必须跟得上,必须迅速进行自我颠覆、自我革命,将企业管理、企业文化建立起来,这样才能牢固增长的根基,实现基业长青。
 
  北大吕晓慧:小米大路,人间正道是沧桑
 
  作为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副院长,主持人吕晓慧希望小米的创业经历能对这里的商学院学子有所启发。
 
  创业到底是什么?冰火两重天!吕晓慧认为,创业者一方面要有火一样的激情,燃烧自己和团队;另一方面,也要像小米一样,对商业世界有冷静的思考:市场在哪里?时代的最重要特征是什么?一旦找准了题目(市场),就要以100%的高效去找到最优解。
 
  而走在大路上的小米,也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小米的补课调整,反而成为了它继续前行的压舱石,给了它重新审视自己发展、重新建构公司的契机。吕晓慧勉励BiMBA学子在创业路上坚持正道,走好创业的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