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摄影技巧 >

是否会因为既当选手又当裁判而导致行业不公平竞争?

    9月1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就网络音乐版权有关问题约谈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百度太合音乐主要负责人,要求全面授权广泛传播音乐作品。
 
    上个月,由于腾讯音乐迟迟不愿与网易云音乐续签部分音乐版权,逼得网易云音乐不得不发声明向用户致歉,随后双方开启了一场版权诉讼大战,互相指责对方存在侵权行为,并诉诸法律。
 
    很显然,近期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的版权大战已经引发政府管理层重视。事实上,目前在线音乐平台大多会用版权来构建壁垒。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赵晓马曾对第一财经表示,版权曲库对于在线音乐服务当然非常重要,腾讯音乐、太合音乐等已经形成了差异化的曲库。特别是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此前并未互相授权,导致的结果是用户的手机里要安装2到3个音乐APP。
 
    有关部门则希望音乐版权能够更广泛传播与分享。版权管理司负责人在约谈中指出,2015年版权局组织开展规范网络音乐版权秩序专项整治以来,各互联网音乐服务商积极支持配合版权局相关工作,及时主动下线未经授权音乐作品220余万首,并共同签署了《网络音乐版权保护自律宣言》,网络音乐正版化已成为行业共识,网络音乐版权秩序基本好转。但当前网络音乐版权市场出现了一些问题,哄抬版权授权费用、抢夺独家版权、未经许可侵权使用音乐作品等现象又有所反弹。这不利于音乐作品的广泛传播,不利于网络音乐产业的健康发展。
 
    “解禁”了竞争却更激烈
 
    早在9月11日,BIGBANG、周杰伦、李宇春、蔡依林、TFBOYS、苏打绿等歌手的歌曲已经出现在阿里音乐旗下的虾米音乐上;同时,五月天、林宥嘉、田馥甄的歌曲也已经向腾讯系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用户开放。
 
    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两个对手此前一直固守各自版权未有合作,陈少峰表示,此次虽然版权合作了,但竞争依旧继续,甚至更加激烈。目前情况下,音乐平台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
 
    此前,对用户而言,要听到更全面的音乐,往往需要下载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手机应用。如今,随着腾讯与阿里两大音乐版权掌控方彼此解禁,用户只需要保留一个应用就基本可以听到90%以上的音乐。在此关头,双方必然会掀起“抢人大战”,争取让自己旗下的应用留在用户手机内。
 
    11日晚间,阿里音乐就先发制人,其旗下在线音乐应用虾米音乐发微博称:“既然都有了,就选个有格调的吧。”争抢用户之心表露无遗。
 
    不过,腾讯与阿里版权合作之后,最受伤的恐怕是网易云音乐了。目前,由于腾讯音乐与其迟迟没有续签版权协议,网易云音乐的部分音乐已下架一个多月了。
 
    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中国移动音乐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7年第2季度》,二季度,酷狗以2.834亿活跃用户规模位列第一,QQ音乐以2.539亿用户位列第二,酷我音乐1.126亿用户列第三;网易云音乐以7401.10万列第四,虾米音乐以2113.59万用户名列第六。
 
    行业前三名都是腾讯音乐旗下的音乐应用。而实力最为接近的网易云音乐遭此打击后,恐怕会被腾讯的版权策略再次拉开差距,能否继续保住行业第四恐成悬念。虾米音乐尽管一下子拥有了梦寐以求的版权,但此前掉队太多,要追赶上第一梯队,恐怕还需时日。通过此役,腾讯音乐不仅满足了版权局的要求,打击了竞争对手,还稳固了行业第一的位置,可谓“一石三鸟”。
 
    版权局施压很显然,版权局此举是在向拥有大量独家代理版权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下称“腾讯音乐”)以及阿里音乐“上课”。
 
    或许是受到了来自政府的压力,当天,腾讯音乐及阿里音乐均向第一财经记者确认,目前已经达成版权合作协议,腾讯音乐将独家代理的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与YG娱乐、杰威尔音乐、LOEN娱乐等优质音乐版权资源转授给阿里音乐,同时,阿里音乐独家代理的滚石、华研、相信、寰亚等音乐版权也转授给了腾讯音乐。
 
    虾米音乐在微博发帖,称这两天(音乐上架的)工作量有点大。虾米音乐在微博发帖,称这两天(音乐上架的)工作量有点大。
 
    不过,正在打官司的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的版权续约问题尚无消息,网易云音乐方面对此也不愿置评。
 
    很显然,目前独家版权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已经引起政府重视。事实上,欧美等音乐产业发达国家对音乐版权的管理往往交由中立的、不涉利益的第三方组织,在业内人士看来,不排除未来政府会出台新的管理规则来限制独家版权这种形式。
 
    北大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独家版权是一个行业需要,否则难以维权。同时,维权确实会妨碍共享和传播,所以也希望音乐平台更重视艺术的传播和社会效益。”
 
    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仍未有续约消息。图为酷狗音乐标志(官网图)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仍未有续约消息。图为酷狗音乐标志(官网图)
 
    不过,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的版权续约依旧没有消息,双方均不愿对此做任何评述。业内担心,手握大量音乐版权的腾讯音乐,如果未来继续不予以授权,恐给网易云音乐带来重创。
 
    对此,赵晓马表示:“版权资源的优势也不是无边的,差异化也很重要。对于目前不拥有独家代理版权的音乐平台来说,应该注重差异化竞争力的培养。例如学习网易云音乐对独立音乐人的扶植、用户自制内容的关注,而阿里音乐在吞下票务网站大麦后,开始注重线下演出的运营等。看起来,这和在线视频行业的发展似乎十分相似。有时候,大量版权在手所能带来的效益可能不如偶然发掘的爆品。”
 
    赵晓马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未来用户听音乐的习惯可能和现在不一样,例如更加注重场景化、多样化等。智能音箱的兴起是一种可能,同时消费升级推动人们更关注线下演出、音乐会等,还有直播喊麦……音乐有很多表现方式,这些都是能够让平台展现出差异化的地方。
 
    “版权的重要性固然不言而喻,但版权带来的压力却有办法逐渐缓解,那时候或许整个行业还会迎来另一个春天。”他说。
 
    国外版权模式值得借鉴
 
    事实上,目前国内独家版权的模式存在一定的修正空间。
 
    在腾讯音乐接连拿下华纳、索尼、环球的独家音乐版权后,已经基本控制了音乐市场90%的版权,且大部分属于独家版权。在赵晓马看来,“这意味着,腾讯音乐已经部分取代了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下称‘音著协’)的社会职能,可以实现中国音乐的版权管理”。
 
    广州书展。(资料图)摄影/王恺广州书展。(资料图)摄影/王恺
 
    这引出了一个疑问:既然腾讯音乐具备了版权管理能力,又是行业从业者,是否会因为既当选手又当裁判而导致行业不公平竞争?
 
    赵晓马认为:“腾讯音乐独家代理版权的模式需要改革。目前音著协是中国的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其职能性质与欧洲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相似。不过,从目前实际情况来看,音著协的职能作用却受到了音乐平台的阻碍,尤其是拥有大量音乐版权的腾讯音乐。”
 
    在版权代理模式这块,中国可以向海外的成熟音乐市场借鉴,利用制度去规范版权市场,合理化转授权费用,防止版权垄断,保证市场的充分和健康的竞争。
 
    赵晓马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说,在中国,唱片公司一般是和在线音乐服务商私下约定版权许可费;与此不同,多数发达国家设立专门机构监督集体管理组织的许可费标准。比如,英国版权裁判庭、德国专利局、法国文化部等,通过司法或行政当局直接依法介入许可费争议,确立合理的许可费标准。
 
    版权价格通常是公开透明的。以美国最大的著作权收费管理组织——美国作曲家、作家与出版商协会(ASCAP)为例,一个小规模的夜店每年需要付出的版权费大约在200美元至700美元。在版权问题上实行价格歧视将被告上法庭。在欧盟曲库的管理模式上,环球、索尼、华纳等全球大型唱片公司,可以将其曲库独立授权给某个组织(例如环球授权给DEAL);并在欧盟范围内统一管理,进行跨区域使用。同时,欧盟模式避免了因管理范围重叠引发的权限不清问题,可以最大程度上实现著作权人的利益。
 
    赵晓马表示,欧美的版权管理制度的共同点是:不公平的待遇、独家的许可和差别价格不被认可。即便是在少部分允许独家许可的国家,也会在法律层面对独家版权进行严加限制。其核心是禁止集体管理组织谋求独家版权,同时规定应平等向音乐使用者发放许可。
 
    可见,全球音乐产业最发达的欧美国家,在避免个别企业过分独占大量音乐版权上,已经从法律层面进行了限制,不排除中国管理部门未来也会出台类似的法律法规,改变目前音乐版权被过分独占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