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证监会近期明显加强了对高杠杆套利等行为的监管

    近年来,上市公司因为虚假陈述被处罚的事件屡见不鲜,索赔人数和金额也急速扩大。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已有130余家上市公司因为虚假陈述被投资者告上法庭,索赔的原告总人数达3万人左右,索赔总金额保守估计约30亿元。
 
    今年以来,无论是证监会对此类套现行为的强监管,还是公布减持新规抑制投机、套利等投资行为,都反映出证监会整治金融乱象的决心。花虾金融CEO段念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证监会近期明显加强了对高杠杆套利等行为的监管,对证监会而言,恢复股民的信心很重要。”也有业内人士提出,在完善司法的同时,也要注意打政策“擦边球”的行为。花虾金融CEO段念透露,一些上市公司高管通过辞职、离婚等方式规避处罚。“部分企业大股东通过精准减持,比如实现减持比例为4.99%,来钻政策漏洞,实现合法减持。还有很多次新股大股东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实现减持甚至实现清仓,协议转让方式逐渐成为大股东减持的法外之地。这些行为对市场稳定性及普通投资者都会产生影响,但由于在政策允许范围内,成为很多大股东分仓退出的手段。”此前,唐德影视收购范冰冰旗下爱美神影视被叫停,暴风科技收购刘诗诗名下稻草熊影业被叫停,都是明星想通过变卖“壳公司”套现失败的典型案例。
 
    业内人士认为,从近一两年来看,证监会以及公安部等部门正在加强对操纵市场的执法建设,徐翔案、鲜言案等均触目惊心。尤其是鲜言案,鲜言因操纵市场被证监会开出34.8亿元的“天价罚单”。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操纵市场的民事赔偿案也将突破零获赔的司法纪录。”参与过上述几起案件的谢良律师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证监会的行政规章在法律效力层级上低于《证券法》,必须有上位法支撑才能发挥更大效力。为进一步防范证券市场出现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乱象,重中之重应是进一步修改和完善《证券法》及《刑法》相关条文,在法律层面上加大对各种市场乱象的行政责任、民事赔偿、刑事责任,提高违法成本。” 谢良认为,在司法领域,还应该进一步完善证券虚假陈述司法解释,并尽快出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带有民事赔偿标准的司法解释。
 
    除了监管套利行为,维护中小投资者的权益也成为监管部门及司法部门的关注重点。
 
    2013年,佛山照明因隐瞒关联交易被证监会处罚,随即引发了证券市场近10年来最大的投资者集体诉讼--2700余名投资者向佛山照明发起总金额达3.8亿元的索赔诉讼,广州中院最终判赔约1.8亿元。
 
    继佛山照明索赔案之后,证券市场迎来了一波又一波投资者索赔浪潮。先后有华鑫股份、汉王科技、紫鑫药业、上海家化、大智慧、金亚科技等一大批企业因虚假陈述,被中小投资者告上法庭。
 
    在内幕交易民事赔偿领域,2016年审结的投资者诉光大证券期货内幕交易赔偿案也完成了投资者获赔的破冰之旅。
 
    目前,仅剩与虚假陈述、内幕交易并列的第三大领域--操纵市场,投资者获赔的记录为零。